從曾經的全國人大代表,到如今的全國政協委員,無論角色如何變換,作為一位從事風電行業32年的老風電人,金風科技董事長武鋼對行業的熱情和思考沒有變。在他看來,在風電產業去補貼的關鍵這幾年,把穩政策,實現政策的可連續性,避免行業大起大落尤為重要。在接受記者的采訪中,他多次強調要“穩中求進”。

  文丨記者記者張子瑞

  政策要有連續性

  記者:當前,風電行業正步入 “競價”時代,您如何看待“競價”政策對風電行業的影響?

  武鋼:“競價”政策可以倒逼風電市場,推動市場進一步變革,加速風電行業技術和管理的創新,但也可能對行業造成短期陣痛,甚至引發價格戰、惡性競爭等負面效應。為了最大程度地預防和消解負面效應,企業要做好自身的創新和提升,還需要政府主管部門承擔更重要的角色,把控好政策的節奏。

  近年來,中國風電實現了規?;⒄?,中國風電產業鏈的完整性、系統性處于世界領先水平。中國風電產業鏈不僅滿足了國內市場高速發展的需要,也成為全球風電市場的重要支撐。

  中國風電產業的成功,一個關鍵因素是主管部門出臺政策的節奏感把握得好,該收的時候收,該放的時候放。在去補貼的關鍵幾年,更要注重“穩中求進”,保證政策具有連續性,推動行業穩步發展。

  在去補貼的過程中,要建立科學的退坡機制,加強全產業鏈相關主體的協同,避免政策“一刀切”,用好政府部門的決策智慧。

  記者:對于實現風電“競價”和“平價”上網,從政策、行業、企業三方面,您有何建議?

  武鋼:政策持續性對行業穩定發展至關重要,尤其是在經濟波動期,信心決定資源的配置走向。

  平價上網是趨勢,但政府去補貼速度不宜過快,要合理有序退坡。電價調整應當確保行業實現平穩過渡,盡量避免全國或部分地區風電裝機出現較大波動,對產業發展造成沖擊。

  首先,電價調整應當循序漸進,確保競爭性配置具有合理的電價區間,給行業發展提供較穩定的過渡期。

  其次,電價調整應當充分考慮資源稟賦差異。I、II類資源區大部分資源稟賦已基本具備平價條件,電價下調幅度可相對較大。III、IV類資源區電價下調幅度應相對較小,給低風速風電發展提供盡可能多的技術發展時間與空間。

  第三,電價調整要充分考慮度電補貼差異。電價降幅應充分考慮同一資源區內不同地區的度電補貼差異,盡量兼顧使各地區電價平穩過渡。第四,電價調整也要充分考慮到項目融資成本和投資收益的巨大影響,要與金融服務實現合理聯動。

  此外,在實現風電“競價”和“平價”的同時,也要力促制約風電發展的相關問題解決。例如,嚴格落實《可再生能源法》的要求,制定科學合理的配額制度,保障風電等可再生能源優先發電、足額消納;推動特高壓建設,加快解決棄風限電問題;加強國家及省級層面風電發展的統籌規劃,科學引導市場投資秩序等。

  值得注意的是,“競價”是全產業鏈的“競價”,市場化競爭不應只關注設備價格,而應該考慮全生命周期的綜合成本,通過全產業鏈各個環節的降本增效來實現。對此,建議政府主管部門要鼓勵開發商招投標注重設備質量、性能、度電成本,而非簡單要求低價中標。

  記者:您認為國內海上風電,當前是否具備了“競價”條件?

  武鋼:“競價”是挑戰,也是機遇,這將促使行業走向成熟理性,從價格競爭最終轉向價值競爭。

  經歷多年發展的陸上風電已逐步邁入成熟期,而海上風電仍處于起步階段,不能“同日而語”,如何實現補貼退坡,必須科學設計,把握好節奏。

  國內海上風電整體規模不大,優化試錯性探索仍在過程中,如果把價格壓得太低,并不利于技術創新及長遠價格下降。海上風電電價的調整,要以服務于海上風電戰略技術儲備和產業穩定有序發展為宗旨,要在科學調查研究的基礎上做出。

  打造良性生態鏈

  記者:作為風電整機商,金風科技是否感受到“競價”所傳導來的價格壓力?

  武鋼:去年單位千瓦風機價格在3300-3500元之間。確實令企業感到了一定壓力。金風科技每年投入10億元以上的研發費用,如果沒有盈利,可持續的研發投入就失去了保障。

  面對“競價”壓力,不能簡單地采取對設備供應商壓價的方式,而是要通過打造良性生態鏈,共同分擔壓力。金風科技也在積極幫助上游零部件供應商降低成本,加快優化全產業鏈,共同應對政策和市場的變化。除了產業鏈上下游的合作外,整機商之間也可以形成產業同盟,聯合起來,呼吁全行業理性對待市場化競爭。

  記者:在去補貼的趨勢下,風電等可再生能源電價紅利消失,您認為政策該從其他哪些方面繼續鼓勵風電等可再生能源產業的發展?

  武鋼:當前可再生能源產業在經濟、環境、社會就業等方面產生的多方面效益,在社會上還未能得到充分認識,對可再生能源產業仍存在誤區。因此,政府應從多方面加強對可再生能源產業的宣傳和引導。讓更多人看到可再生能源的經濟、社會和環境效益,認識到可再生能源發展的重要性,并參與其中,這樣才能從消費端促進可再生能源產業真正實現市場化,產業更具競爭力。

  因此,建議政府相關部門重估可再生能源的價值與合理價格,科學評價風電社會價值。完善可再生能源價格和財稅政策,在對風電和光伏經濟、能源、環境和社會影響評價的基礎上,綜合評估風電和光伏發展的效益和成本特點,對現有的風電及光伏政策提出修改建議,制定并不斷完善有利于促進可再生能源發展的規劃、價格、財稅等政策。同時,通過碳市場交易、CCUS(注:碳捕捉、封存與利用)等市場手段,凸顯可再生能源優勢,提升可再生能源競爭力。

  風電最終將實現 “平價”

  記者:在去補貼的背景下,風電等可再生能源和傳統化石能源之間的博弈進一步加劇,如何協調二者的矛盾?

  武鋼:我們必須認識到,風電等可再生能源和化石能源之間是相互依存、對立統一、融合發展、逐漸轉變的關系,能源轉型是一個長期漸變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在未來幾十年內,可再生能源的發展仍離不開化石能源的支持,但是全球能源轉型的趨勢不會改變。同時也要有大局觀,在《可再生能源法》等法律框架下,合理優先使用可再生能源,并要加強對法律政策的執行和監督。

  另外,中國的資源和負荷的分布狀況,決定了我們必須加快推動跨區域特高壓建設,通過特高壓實現能源利用的“粗調”,同時通過分布式光伏和風電、智能微網等技術實現能源利用的“微調”。

  記者:作為一位老風電人,您對風電同行有何建議?

  武鋼:展望未來,風電最終將實現 “平價”。潮水退去之時,才是考驗真正的開始。

  目前最需要做的是,第一要堅定信心;第二要加強全行業的協同;第三要堅持按規律辦事,通過科技創新和管理創新降低成本。這沒有捷徑可走。

關鍵詞: 區塊鏈, 兩會,金風科技
相關新聞:
查看更多>>圖片新聞遵化人才網膠南信息港電力人才網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銷售熱線:400-007-1585
項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傳真:010-58689040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京公安備11010602010147號

河北20选5规则:【兩會】全國政協委員、新疆金風科技武鋼:“去補貼”勢在必行,但要把穩節奏

作者:張子瑞  發布時間:2019-03-07   來源:中國能源報

河北20选5开奖顺序出球 www.jnxgo.icu   從曾經的全國人大代表,到如今的全國政協委員,無論角色如何變換,作為一位從事風電行業32年的老風電人,金風科技董事長武鋼對行業的熱情和思考沒有變。在他看來,在風電產業去補貼的關鍵這幾年,把穩政策,實現政策的可連續性,避免行業大起大落尤為重要。在接受記者的采訪中,他多次強調要“穩中求進”。

  文丨記者記者張子瑞

  政策要有連續性

  記者:當前,風電行業正步入 “競價”時代,您如何看待“競價”政策對風電行業的影響?

  武鋼:“競價”政策可以倒逼風電市場,推動市場進一步變革,加速風電行業技術和管理的創新,但也可能對行業造成短期陣痛,甚至引發價格戰、惡性競爭等負面效應。為了最大程度地預防和消解負面效應,企業要做好自身的創新和提升,還需要政府主管部門承擔更重要的角色,把控好政策的節奏。

  近年來,中國風電實現了規?;⒄?,中國風電產業鏈的完整性、系統性處于世界領先水平。中國風電產業鏈不僅滿足了國內市場高速發展的需要,也成為全球風電市場的重要支撐。

  中國風電產業的成功,一個關鍵因素是主管部門出臺政策的節奏感把握得好,該收的時候收,該放的時候放。在去補貼的關鍵幾年,更要注重“穩中求進”,保證政策具有連續性,推動行業穩步發展。

  在去補貼的過程中,要建立科學的退坡機制,加強全產業鏈相關主體的協同,避免政策“一刀切”,用好政府部門的決策智慧。

  記者:對于實現風電“競價”和“平價”上網,從政策、行業、企業三方面,您有何建議?

  武鋼:政策持續性對行業穩定發展至關重要,尤其是在經濟波動期,信心決定資源的配置走向。

  平價上網是趨勢,但政府去補貼速度不宜過快,要合理有序退坡。電價調整應當確保行業實現平穩過渡,盡量避免全國或部分地區風電裝機出現較大波動,對產業發展造成沖擊。

  首先,電價調整應當循序漸進,確保競爭性配置具有合理的電價區間,給行業發展提供較穩定的過渡期。

  其次,電價調整應當充分考慮資源稟賦差異。I、II類資源區大部分資源稟賦已基本具備平價條件,電價下調幅度可相對較大。III、IV類資源區電價下調幅度應相對較小,給低風速風電發展提供盡可能多的技術發展時間與空間。

  第三,電價調整要充分考慮度電補貼差異。電價降幅應充分考慮同一資源區內不同地區的度電補貼差異,盡量兼顧使各地區電價平穩過渡。第四,電價調整也要充分考慮到項目融資成本和投資收益的巨大影響,要與金融服務實現合理聯動。

  此外,在實現風電“競價”和“平價”的同時,也要力促制約風電發展的相關問題解決。例如,嚴格落實《可再生能源法》的要求,制定科學合理的配額制度,保障風電等可再生能源優先發電、足額消納;推動特高壓建設,加快解決棄風限電問題;加強國家及省級層面風電發展的統籌規劃,科學引導市場投資秩序等。

  值得注意的是,“競價”是全產業鏈的“競價”,市場化競爭不應只關注設備價格,而應該考慮全生命周期的綜合成本,通過全產業鏈各個環節的降本增效來實現。對此,建議政府主管部門要鼓勵開發商招投標注重設備質量、性能、度電成本,而非簡單要求低價中標。

  記者:您認為國內海上風電,當前是否具備了“競價”條件?

  武鋼:“競價”是挑戰,也是機遇,這將促使行業走向成熟理性,從價格競爭最終轉向價值競爭。

  經歷多年發展的陸上風電已逐步邁入成熟期,而海上風電仍處于起步階段,不能“同日而語”,如何實現補貼退坡,必須科學設計,把握好節奏。

  國內海上風電整體規模不大,優化試錯性探索仍在過程中,如果把價格壓得太低,并不利于技術創新及長遠價格下降。海上風電電價的調整,要以服務于海上風電戰略技術儲備和產業穩定有序發展為宗旨,要在科學調查研究的基礎上做出。

  打造良性生態鏈

  記者:作為風電整機商,金風科技是否感受到“競價”所傳導來的價格壓力?

  武鋼:去年單位千瓦風機價格在3300-3500元之間。確實令企業感到了一定壓力。金風科技每年投入10億元以上的研發費用,如果沒有盈利,可持續的研發投入就失去了保障。

  面對“競價”壓力,不能簡單地采取對設備供應商壓價的方式,而是要通過打造良性生態鏈,共同分擔壓力。金風科技也在積極幫助上游零部件供應商降低成本,加快優化全產業鏈,共同應對政策和市場的變化。除了產業鏈上下游的合作外,整機商之間也可以形成產業同盟,聯合起來,呼吁全行業理性對待市場化競爭。

  記者:在去補貼的趨勢下,風電等可再生能源電價紅利消失,您認為政策該從其他哪些方面繼續鼓勵風電等可再生能源產業的發展?

  武鋼:當前可再生能源產業在經濟、環境、社會就業等方面產生的多方面效益,在社會上還未能得到充分認識,對可再生能源產業仍存在誤區。因此,政府應從多方面加強對可再生能源產業的宣傳和引導。讓更多人看到可再生能源的經濟、社會和環境效益,認識到可再生能源發展的重要性,并參與其中,這樣才能從消費端促進可再生能源產業真正實現市場化,產業更具競爭力。

  因此,建議政府相關部門重估可再生能源的價值與合理價格,科學評價風電社會價值。完善可再生能源價格和財稅政策,在對風電和光伏經濟、能源、環境和社會影響評價的基礎上,綜合評估風電和光伏發展的效益和成本特點,對現有的風電及光伏政策提出修改建議,制定并不斷完善有利于促進可再生能源發展的規劃、價格、財稅等政策。同時,通過碳市場交易、CCUS(注:碳捕捉、封存與利用)等市場手段,凸顯可再生能源優勢,提升可再生能源競爭力。

  風電最終將實現 “平價”

  記者:在去補貼的背景下,風電等可再生能源和傳統化石能源之間的博弈進一步加劇,如何協調二者的矛盾?

  武鋼:我們必須認識到,風電等可再生能源和化石能源之間是相互依存、對立統一、融合發展、逐漸轉變的關系,能源轉型是一個長期漸變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在未來幾十年內,可再生能源的發展仍離不開化石能源的支持,但是全球能源轉型的趨勢不會改變。同時也要有大局觀,在《可再生能源法》等法律框架下,合理優先使用可再生能源,并要加強對法律政策的執行和監督。

  另外,中國的資源和負荷的分布狀況,決定了我們必須加快推動跨區域特高壓建設,通過特高壓實現能源利用的“粗調”,同時通過分布式光伏和風電、智能微網等技術實現能源利用的“微調”。

  記者:作為一位老風電人,您對風電同行有何建議?

  武鋼:展望未來,風電最終將實現 “平價”。潮水退去之時,才是考驗真正的開始。

  目前最需要做的是,第一要堅定信心;第二要加強全行業的協同;第三要堅持按規律辦事,通過科技創新和管理創新降低成本。這沒有捷徑可走。

      關鍵詞:電力, 兩會,金風科技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3737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