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8日,中電聯2019年第一次理事長會議暨2019年經濟形勢與電力發展研討會在北京召開。

  全球能源互聯網發展合作組織主席、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理事長、瑞典皇家工程科學院院士、英國皇家工程院院士劉振亞在此次會議上發表了題為《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推動我國能源電力轉型與高質量發展》演講,他從九個方面闡述了世界和中國能源電力未來發展形勢: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來,我國電力行業艱苦奮斗、開拓進取,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巨大成就。2018年底,全國發電裝機容量、年發電量達到19億千瓦、7萬億千瓦時,其中水電、風電、太陽能發電裝機分別達3.5億、1.8億、1.7億千瓦,均居世界第一;全國35千伏及以上電壓等級輸電線路長度、變電容量達196萬公里、62億千伏安,電網電壓從交流220千伏升級到交流1000千伏和直流±1100千伏,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配置能力最強的特高壓交直流混合電網,實現了“戶戶通電”和除臺灣外全國電力聯網;攻克了特高壓輸變電、超超臨界機組、“華龍一號”三代核電等一批世界領先的核心技術與裝備;電力行業總資產超過14萬億元,12家電力企業進入財富世界500強,國際業務遍布全球五大洲,境外總資產突破2000億美元。總體看,我國電力工業在起步晚、底子薄的情況下,攻堅克難、持續創新,實現了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追趕到引領的巨大飛躍,有力支撐了建國以來年均8.3%的經濟增長,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

  取得巨大成績的同時,我國電力行業多年來也積累了一些深層次問題。在發展上,電源與電網、交流與直流、輸電與配電發展不協調等問題突出,清潔能源發展長期面臨棄水、棄風、棄光等挑戰,嚴重制約電力行業安全發展、清潔發展和高質量發展。在經營上,受宏觀經濟、電價政策、環境治理等影響,電力企業經營發展形勢嚴峻,一些企業反映“日子不好過”,“過緊日子”將成為常態。面對新形勢、新挑戰,有必要對能源電力發展進行前瞻性、系統性思考研究,進一步解放思想,把握大勢,科學謀劃,主動作為,推動我國電力行業高質量發展,為服務“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作出更大貢獻。

  一、關于能源轉型

  世界能源發展正處于百年未有的大變革時代。工業革命以來,化石能源的大規??⒗?,有力推動了人類文明進步,也帶來資源匱乏、環境污染、氣候變化、健康貧困等突出問題。推動世界能源轉型,是實現全人類可持續發展的必由之路。

  習近平總書記站在中國和全人類高度,提出推動能源“四個革命、一個合作”重要指示和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中國倡議”。2017年4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對穩步推進國內能源互聯網建設,搶占全球能源互聯網構建的制高點作出重要批示;5月14日,在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強調:“要抓住新一輪能源結構調整和能源技術變革趨勢,建設全球能源互聯網,實現綠色低碳發展”。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批示和講話,是對我國和世界能源電力發展的戰略謀劃和深刻洞察,為我國和世界能源轉型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從我國和世界看,能源轉型主要體現為以下趨勢和特征:

  一是能源格局向清潔主導、電為中心轉變。在能源供給側實施清潔替代,能源消費側實施電能替代,形成清潔主導、電為中心的能源格局,是世界能源轉型的大勢所趨。近年來,世界清潔發展步伐加快,2017年全球新增發電量中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占比達70%,德國、法國、英國、印度等多國都出臺了限制煤電、停售燃油車等政策。隨著技術進步和規?;⒄?,全球陸上風電、光伏發電的競爭力將在2025年前全面超過化石能源。預計到2050年,全球清潔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超過70%;清潔能源發電裝機達220億千瓦,占總裝機比重達80%以上;全球用電量超過60萬億千瓦時,人均年用電量將達到6200千瓦時。

  二是能源系統向全球互聯互通發展。煤炭、石油、天然氣都經歷了由點對點供應向區域配置、跨國配置的發展歷程。隨著能源格局向清潔主導、電為中心轉變,電網將成為未來能源配置的主要平臺。全球清潔能源資源與電力需求分布不均衡,風電、太陽能發電具有隨機性、波動性,決定了必須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實現清潔能源跨國、跨區、跨洲和全球優化配置。當前,全球許多國家和地區都在加快電網互聯,歐盟出臺措施加強成員國聯網,非洲、阿拉伯國家、東南亞等地區電力互聯正在加快推進。未來,全球電網互聯方式將發生重大轉變,輸電規模越來越大,輸送距離越來越遠,跨國跨洲聯網將從現在的“手拉手”變成“心連心”,從目前小功率交換、余缺互濟為主,向大容量輸電、大型能源基地向負荷中心直送直供轉變,在促進清潔發展、實現資源大范圍優化配置、保障電力供應等方面發揮更為重要的作用。

  三是能源產業向優質高效升級。以清潔主導、電為中心的能源轉型,將有力推動能源產業從以化石能源為中心的產業集群向以清潔能源和電力為中心的產業集群轉變,新材料、新能源、儲能、電動汽車、高效用電設備等綠色低碳產業比重將大幅增加,帶動上下游產業轉型升級。特別是電作為優質高效的能源,產生的經濟價值相當于等當量煤炭的17.3倍、石油的3.2倍,電能占終端能源比重每提高1個百分點,我國能源強度下降3.7%。隨著產業升級和電氣化進程加速,能效水平將大幅提升,單位GDP能耗明顯降低,將有力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

  四是能源技術向融合集成發展。融合集成是能源技術發展的重要趨勢。一方面,高效清潔發電、先進輸變電(特高壓、柔性直流、超導輸電等)、大電網運行控制、儲能等電力技術不斷創新突破。另一方面,能源電力將與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5G等現代信息通信技術和控制技術深度融合,打造具有高度可控性、靈活性的智慧能源系統,實現多能互補、智能互動,滿足用戶各種用能需求,推動新一輪能源革命和世界經濟轉型。

  認真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能源發展的重要指示精神,結合對中國和世界能源發展的思考與研究,我深切體會到: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加快能源綠色低碳轉型,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作為能源電力工作者,必須跳出本行業、本專業、本崗位的傳統思維和專業偏好,勇于自我革命、創新突破,站在全球能源轉型大格局中思考問題、謀劃發展,積極支持和推動世界與中國能源轉型。

  推動世界能源轉型,就是要建設全球能源互聯網。全球能源互聯網的實質是“智能電網+特高壓電網+清潔能源”,是清潔能源大規???、大范圍配置、高效利用的重要平臺。要凝聚各方力量,加快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推動實施“兩個替代、一個提高、一個回歸”(即實施清潔替代和電能替代,大幅提高電氣化水平,讓化石能源回歸原材料屬性),打造綠色低碳、互聯互通、共建共享的能源共同體,促進實現人類可持續發展。

  推動中國能源轉型,就是要建設中國能源互聯網。中國能源互聯網是全球能源互聯網的重要組成部分。要以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能源“四個革命、一個合作”、“穩步推進國內能源互聯網建設”為指導,遵循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發展理念,強化創新驅動,加快我國清潔能源開發、能源結構調整和優化布局,加快建設以特高壓電網為骨干網架、各級電網協調發展的堅強智能電網,大幅提升電力系統安全運行水平和電力行業效率效益,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堅強保障。

  以全球能源互聯網、中國能源互聯網建設推動世界和中國能源轉型,是能源電力行業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的必然要求,是解決全球資源、環境、氣候、貧困、健康等問題,實現人類永續發展的根本途徑,是推動我國能源電力可持續健康發展的必由之路,我們必須牢牢把握、始終堅持。

  二、關于電力需求

  電力行業作為關系國民經濟命脈的支柱產業,保障電力充足可靠供應,是行業發展的長期任務。2018年,全社會用電量達6.8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8.5%,其中電能替代貢獻了全國新增用電量的30%?!笆濉鼻叭曖玫緦磕昃齔?.7%,高于3.6%~4.8%的規劃預期。

  未來電力需求還將持續較快增長。我國總體還處于工業化中后期和城鎮化快速推進期,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預計未來三十年我國經濟將保持中高速增長,年均增速在4.5%~6.5%區間。在相同發展階段,美國、日本、韓國等國家電力消費彈性系數一般超過1,電力需求增速超過GDP增速。2018年,我國電氣化率為21%,人均用電量接近5000千瓦時,僅為OECD國家的60%左右。隨著城鎮化、電氣化進程的加快推進,特別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和電能替代全面提速,未來較長時期內我國電力需求將保持較快增長。綜合考慮需求增長和能效提升等因素,預計2030年,我國電氣化率、全社會用電量將分別達到31%、10.4萬億千瓦時;2050年,我國電氣化率、全社會用電量將分別達到52%、14萬億千瓦時。

  東中部地區在較長時期內仍將是我國電力消費的主要地區。東中部地區經濟體量大,人口和產業集中,在當前和今后較長時間內,用電需求在全國繼續占有較高比例。2018年,東中部用電量及新增用電量分別占全國的67%和60%。預計到2050年東中部用電量占全國的比重仍將保持在60%以上。

  未來電力需求主要靠清潔能源滿足。我國煤電裝機規模大,為加快碳減排,實現應對氣候變化承諾,我國需要退出的煤電規模超過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必須加快發展清潔能源,既要滿足未來電力需求的“增量”,又要彌補煤電退出的“存量”缺口。從資源總量看,我國清潔能源資源豐富,水電、風電、太陽能發電技術可開發量分別超過6.6億、35億、55億千瓦,能夠滿足需求。從發展速度看,近兩年,全球將近一半的新增新能源裝機在我國,2018年我國近一半的新增電力需求由清潔能源供應。隨著技術進步和成本持續下降,未來清潔能源發展將進一步加快。預計2030、2050年,我國電力總裝機分別達到34億、60億千瓦,其中清潔能源裝機分別為20億、51億千瓦。

  三、關于清潔能源

  新世紀以來,我國清潔能源發展走在了世界前列,光伏發電、風電裝機容量和增速領跑全球。截至2018年底,我國清潔能源發電裝機為7.5億千瓦,占總裝機比重40%。但要認識到,實現碳減排目標,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根本解決我國生態環境問題,清潔發展的速度、規模和質量仍有待提高。

  目前,我國水能、風能、太陽能資源開發率為53%、5.1%、3.1%,發電量占比為25%(其中水電17.6%、風電5.2%、太陽能發電2.5%),清潔能源開發力度仍需繼續加大。受當地用電市場有限、跨區電網建設滯后、省間壁壘嚴重、市場交易機制不完善等諸多因素影響,我國“三棄”形勢依然嚴峻,2018年全國“三棄”電量超過1000億千瓦時。缺乏統籌規劃和統一電力市場,清潔能源發展與電網建設不協調,是“三棄”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的最重要原因。

  加快清潔能源大規??⒑透咝Ю?,解決“三棄”難題,關鍵要統籌開展電源電網發展規劃,建設中國能源互聯網,建立有利于清潔能源發展的大平臺、大市場,切實解決好開發和消納問題。力爭到2030、2050年,清潔能源發電裝機占比分別達到59%、86%,發電量占比分別達到48%、83%;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分別達到23%、59%。

  一要加快大型清潔能源基地開發。水電以四川、云南、青海和西藏為重點,加快建設金沙江下游、大渡河、雅礱江等水電基地;積極推進金沙江上游、藏東南“西電東送”接續能源基地建設。到2030、2050年全國常規水電裝機分別達到4.5億、5.6億千瓦。風電建設新疆、西藏、甘肅、內蒙古、河北、吉林、黑龍江,以及山東、江蘇、福建、廣東沿海等大型風電基地,到2030、2050年全國集中式風電裝機分別超過5億、17億千瓦。我國海上風電度電成本是西部北部風電輸送到東中部落地電價的1.5倍以上,需要統籌資源和成本,適度有序開發,不要一哄而上。太陽能發電建設新疆、西藏、青海、甘肅、內蒙古、寧夏等大型太陽能發電基地。到2030、2050年全國集中式太陽能發電裝機分別超過5億、19億千瓦。

  二要因地制宜推動分布式電源開發。分布式電源就地取能、分散靈活、靠近用電地區,是我國能源供應的重要補充。但同時也面臨資源總量有限、資源品質較差等問題,我國東中部分散式風電、分布式光伏單位裝機年發電量分別為西部北部地區的70%和60%左右。隨著分布式電源規模擴大和占比提高,供電可靠性問題也將凸顯,需要依托大電網,實現電力能上能下、多送少補、平抑波動。綜合考慮資源稟賦和技術經濟性,我國清潔能源開發需要堅持集中式和分布式并舉,結合各地實際因地制宜建設小水電、小風電和小光伏,并依托大電網實現分布式電源高效利用。

  三要安全高效發展核電。核電是清潔能源,但福島核事故后,核電安全越發受到各國政府和社會公眾關注,德國、意大利、瑞士等國紛紛宣布棄核,法國也將大幅減少核電比重。英國2座由日本企業投資的核電站因經濟性原因停建。歐盟近期將核能投資認定為非綠色投資,對歐洲核電發展將產生直接影響。為提高安全性,第三代核電機組較二代建造成本增加45%~80%,與風電、光伏發電相比經濟性將顯著下降。2018年底,我國核電裝機4466萬千瓦,居世界第三;在建機組11臺,裝機容量1218萬千瓦,占全球在建裝機規模22%,居世界第一。我國核電發展,在加快前沿技術創新,搶占制高點的同時,要統籌兼顧安全性和經濟性,推動核電實現安全高效可持續發展。

  四要有序發展燃氣發電。燃氣機組啟???、運行靈活,可為清潔能源、負荷波動等提供靈活調節。我國天然氣儲量有限,目前天然氣對外依存度超過45%;燃氣發電成本遠高于煤電,僅燃料成本就接近0.5元/千瓦時;燃氣發電同樣排放二氧化碳,每燃燒1噸標準煤當量的天然氣,排放1.65噸二氧化碳,相當于等熱當量煤炭排放二氧化碳的60%。2018年,我國燃氣裝機容量8330萬千瓦,年平均利用小時數2680小時,遠高于西班牙燃氣發電的年均利用小時數(1580小時),燃氣發電年排放二氧化碳約1億噸。綜合考慮氣源條件、發電成本和碳減排,我國燃氣發電應以調峰電站為主。

  四、關于煤電發展

  煤炭是我國最重要的化石能源,剩余探明儲量2440億噸,按目前開發強度只能開采38年。用好煤炭資源、發揮煤炭作用,對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實現可持續發展至關重要。發電是煤炭集約高效使用的最主要方式。目前,我國煤電裝機10億千瓦,占全國總裝機53%。今后較長一段時期煤電仍是我國的主力電源,但也面臨碳排放、環境、成本等諸多約束:

  一是碳減排和污染防治任務艱巨。燃煤發電排放大量二氧化碳和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煙塵等污染物,給我國碳減排和環境治理帶來巨大壓力。在碳減排方面,我國對世界作出莊重承諾: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達到峰值并爭取盡早達峰;2030年,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0%左右。煤炭產生的二氧化碳占全社會總排放量的80%,其中電煤燃燒排放占總排放量的43%,“控煤”是實現碳減排關鍵,限制發電用煤是必然趨勢。采用碳捕捉與碳封存方式,解決煤電碳排放問題,技術還不成熟,而且投資大、運行費用高,不經濟。在環境治理方面,長期以來我國環境污染問題突出,特別是東中部地區霧霾、酸雨嚴重。2017年長三角、京津冀、珠三角地區的平均霾日數分別為53.3天、42.3天和17.9天。為治理污染排放,近年來我國電力行業在常規脫硫、脫硝和除塵等環保措施基礎上,對7億千瓦以上的煤電裝機實施了超低排放改造,取得了積極成效,但也付出代價。僅環保治理,煤電度電成本平均增加約5分錢,按2018年全國煤電發電量4.5萬億千瓦時計算,燃煤發電企業每年多付出成本超過2000億元,目前國家在電價中補貼約3.7分錢/千瓦時,也顯著增加了全社會用能成本。

  二是煤電布局不合理。2015年以來,東中部新增煤電裝機9600萬千瓦,占同期全國新增煤電裝機的61%,目前東中部煤電裝機總量6.2億千瓦,占全國煤電總裝機的62%。長江沿岸平均每30公里就建有一座發電廠,南京到鎮江平均每10公里就建有一座發電廠。東中部地區煤炭資源有限,探明儲量僅占全國的12.6%,需要大量從區外遠距離運煤,既不經濟,也不環保。煤炭經鐵路、公路、港口長途運輸和堆放,還造成污染。另一方面,東中部地區土地資源緊張,環境污染嚴重。東中部單位國土面積的二氧化硫排放量為西部的5.2倍,全國100多個重酸雨城市主要集中在東中部。遠距離輸煤,在東中部建電廠,將進一步加劇煤電運、環境、用地等矛盾。打贏藍天保衛戰、建設美麗中國,優化全國煤電布局,壓降東中部煤電勢在必行。但從目前看,東中部煤電遠遠沒有得到有效控制。

  三是煤電競爭力日益下降。成本低是煤電的重要優勢,但隨著技術進步和規?;⒄?,風電、光伏發電經濟性快速提升,煤電將失去低成本優勢。2018年我國風電、光伏發電平均度電成本分別降至0.35~0.46元、0.42~0.62元,已接近西部北部煤電脫硫標桿上網電價。由三峽集團等投資建設并于2018年底并網的青海格爾木光伏項目平均電價0.316元/千瓦時,低于青?;鸕綾旮說緙?.325元/千瓦時。國家電力投資集團烏蘭察布風電基地600萬千瓦示范項目,是國內首個風電平價上網項目,不需要國家補貼。若計及碳減排成本,煤電的經濟性將會更差。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煤電的發展已經面臨多方面、根本性的挑戰,需要我們認真研究、反思,找出切實可行的轉型之道。解決煤電發展問題,是電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點,關鍵要控制總量、優化布局、轉變功能,為清潔能源發展騰出空間,促進能源結構由化石能源為主向清潔能源為主轉變。

  一要嚴控新增規模。從世界范圍看,主動棄煤的國家不斷增加。除波蘭和希臘外,歐盟各國承諾2020年以后不再新建燃煤電廠;西班牙、法國、英國、加拿大分別計劃2020年、2021年、2025年、2030年前關閉燃煤電廠。為兌現國家碳減排承諾,實現本世紀末全球溫升控制在2℃目標,我國承擔了巨大的碳減排壓力,必須加快壓降新增煤電規模,確保煤電裝機2020年控制在11億千瓦以內,2025年前后達峰(12.5億千瓦),2035年后不再新建燃煤電廠(機組),2050年降至6億千瓦左右,比當前減少4億千瓦。

  二要優化煤電布局。下大決心嚴格控制東中部煤電規模,2022年后,東中部地區不再新建煤電,新增煤電全部布局到西部和北部地區,建設大型煤電基地,通過大電網將煤電與風電、太陽能發電打捆輸送至東中部地區。到2030年,東中部煤電占全國的比重從2015年的65%下降至50%左右,新增電力需求主要由區外送入。

  三要提高煤電調節能力。從世界范圍看,煤電正逐步向調節性電源轉型。2018年4月30日,德國實現全天64%的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大部分火力發電廠當天停運,僅保留部分機組作為調節電源使用。隨著清潔能源快速發展,煤電向調節性電源轉型的速度將比預期更快。我國應加大煤電靈活性改造力度,加快實施煤電機組調峰能力提升工程,推動存量煤電逐步由電量型向電力型轉變。

  五、關于電網發展

  加快清潔能源發展、優化煤電布局、滿足電力需求,歸根結底需要堅強電網作為支撐和保障。目前,與實現上述目標相比,我國電網發展還存在比較突出的問題。

  一是電源電網發展不協調。廠網分開后,我國電源和電網發展缺乏統籌規劃,導致電源開發、電網發展不配套、不協調。如哈密-鄭州、酒泉-湖南、錫盟-泰州等多條特高壓直流工程,由于配套電源未能落實,影響了工程效果和投資經濟性;西南、“三北”等地區由于外送輸電工程建設滯后,造成“三棄”問題嚴重,制約了清潔能源的大規模發展。

  二是交直流發展不協調。目前,我國已建成“八交十四直”22個特高壓工程,在建“六交三直”9個特高壓工程,特高壓直流發展相對較快,特高壓交流骨干網架發展嚴重滯后,長期處于500千伏向1000千伏發展的過渡期,“強直弱交”問題突出,使得一些特高壓直流工程實際輸送功率遠低于設計值,造成很大浪費。

  三是電網智能化水平亟待提升。隨著新能源的大規模并網和對節能降耗、電能質量要求的不斷提升,電網發展需要統籌協調集中式與分布式發電、傳統能源與新能源、電力需求側管理與多樣化用電服務等,電網的靈活適應能力和互動性亟需提高。

  展望未來,隨著我國電力需求增長和能源轉型,現有電網受網架結構、短路電流、調節能力等制約,無法適應未來清潔能源大規模接入、大范圍配置、靈活調節的需要,必須立足長遠發展,加快建設“目標清晰、布局科學、結構合理、智能高效”的中國能源互聯網。

  一要大幅提升電網配置清潔能源能力。我國水能主要集中在西南地區,風能、太陽能集中在“三北”(西北、東北、華北北部)地區,距離東中部主要用電地區1000至4000公里。從目前情況看,電力大范圍配置能力嚴重不足。2018年,“三北”地區電力外送能力僅為5900萬千瓦,只有該地區水、風、光裝機總容量的26%,同時還要承擔煤電外送任務,無法滿足清潔能源外送需要。相比之下,丹麥與挪威、瑞典等國間的聯網容量為800萬千瓦,是丹麥風電裝機的1.6倍;葡萄牙與西班牙電力交換能力310萬千瓦,相當于葡萄牙風電裝機容量的65%,這是歐洲國家棄風少、消納水平高的重要原因。要實現我國清潔能源大規??⒑拖?,必須堅持“建設大基地、融入大電網、建立大市場”的發展方向,加快清潔能源外送通道建設,全面提升跨區電力交換能力。

  二要加快建設東部、西部同步電網。擴大同步電網規模是世界電網發展的大趨勢,北美、歐洲大陸已形成大規模同步電網,印度也在2013年實現了765千伏交流全國聯網。構建中國能源互聯網,要把握世界電網發展規律,破除局部平衡思想,加強統一規劃,在我國東部、西部分別建設以特高壓為骨干網架的能源電力優化配置平臺,形成東部、西部兩個同步電網。東部電網包括東北電網、華北電網、華中電網、華東電網和南方東部電網(廣東、廣西、海南);西部電網包括西北電網、西南電網(川渝藏)和南方西部電網(云南、貴州)。未來,東部電網將與東北亞地區(蒙古、俄羅斯遠東、朝鮮、韓國、日本)聯網,西部電網將與東南亞、南亞、中亞、西亞聯網,最終形成“西電東送、北電南供、多能互補、跨國互聯”的能源格局,滿足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生活用電需求,并在亞洲能源互聯網建設中發揮重要作用。

  三要實現各級電網協調發展。加快構建1000千伏交流主網架,提高電網配置能力和安全水平;優化750千伏、500千伏電網結構,實現合理分區和可靠運行;擴大220千伏、330千伏電網覆蓋范圍,總體形成送、受端結構清晰,各級電網有機銜接,交、直流協調發展的電網格局。

  四要加快智慧電網建設。推動先進信息通訊技術與電力系統深度融合,構建智能互動、開放共享、經濟高效、安全可控的現代電力服務平臺,提升電網運行的靈活性、互動性和可靠性,滿足各類分布式發電、用電設施接入以及用戶多元化需求。

  六、關于電力安全

  安全是電力行業的生命線。這些年我國電力系統一直保持安全穩定運行,是目前世界唯一沒有發生大面積停電事故的特大型電力系統。但我國電力系統安全形勢依然嚴峻,發生大面積停電風險始終存在。

  一是風電、光伏大規模發展帶來新挑戰。目前,我國風電、光伏發電裝機總量達到3.5億千瓦。風電、光伏發電具有很強的隨機性和波動性,大規模集中并網,對電網的適應性和調頻調壓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二是電網安全運行風險日益突出。近年來,我國電網“強直弱交”問題嚴峻,直流雙極閉鎖等故障帶來的安全隱患突出,“強直弱交”成為當前影響我國電網安全的重大風險。另一方面,分布式電源、微電網、智能用電、電動汽車、儲能快速發展,配電網從無源網成為有源網,潮流由單向變為雙向、多向,電網運行控制更加復雜。

  三是電力建設安全形勢依然嚴峻。2018年,我國發生電力建設人身傷亡事故18起,同比增加38%,暴露出個別單位安全基礎不牢、安全管理松懈、事故防范不到位等問題,需要引起高度重視。

  四是網絡信息安全環境日趨復雜。近年來,電力系統成為“網絡攻擊”的新目標。2015年,烏克蘭電力系統遭到惡意軟件攻擊,引發大規模停電;今年3月,委內瑞拉電力系統接連遭受襲擊,包括首都加拉加斯在內的2/3以上國土面積發生停電。

  電力安全事關國家安全。當前是我國電力行業加快改革發展的關鍵時期,必須高度重視電力系統安全問題,多措并舉保安全。要夯實安全基礎。加快抽水蓄能和電化學儲能電站建設,根據需要積極應用調相機等設備,增強電網動態調節能力,提高清潔能源大規模接入的適應性;加快推進特高壓交流網架建設,盡快解決“強直弱交”問題,消除電網薄弱環節;加強電力系統重要設備、重要場所、重要通道、重要時段的運維管理和安全防護,確保電力可靠供應,萬無一失;加強施工現場安全管理,確保人員安全,杜絕發生重特大安全事故。要加快技術突破。構建大電網安全綜合防御體系,采用新技術、新裝備,提高系統安全穩定水平;加強虛擬同步機等新能源發電并網關鍵技術研究與應用,提高系統穩定控制能力和靈活調節水平;強化電力系統信息安全防控,有效防范“網絡攻擊”。要堅持團結治網。營造全行業、全社會共同關心維護電力安全的良好氛圍,加強發電企業、電網企業和用戶合作,健全安全防控體系,提升安全水平。

  七、關于創新發展

  近年來,電力企業經營形勢日趨嚴峻。一是利潤增速下滑。2018年,全國一般工商業電價平均降低10%;受煤炭去產能等影響,全國發電行業電煤采購成本同比提高500億元左右。成本和收入的一升一降,導致電力企業利潤受到雙向擠壓,全國近一半火電企業出現虧損,電網企業利潤下滑。二是投資能力下降。在國家“去杠桿”等政策影響下,電力企業投資能力受限。2015年~2018年,全國電源建設投資分別為3936億、3408億、2900億、2721億元,呈逐年下降趨勢。三是電建和裝備市場形勢嚴峻。在國內電力投資趨緊,特別是電源建設市場規模逐年萎縮情況下,電力建設和電工裝備制造企業普遍面臨巨大市場和經營壓力。

  2019年,預計全社會用電量增速比去年下降2~3個百分點;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再降10%,電力企業經營發展將面臨更大壓力。面對行業發展的新形勢、新情況,實現高質量發展,關鍵要轉型和創新。

  一要加快企業轉型。要緊緊圍繞能源轉型,找準企業發展方向,占據主動權,努力實現“彎道超車”;決不能消極被動,錯失機遇,甚至“彎道翻車”。優化核心業務?;萆斫√?、提質增效,大力推進清潔替代和電能替代,主動壓減盈利能力弱、不符合綠色清潔發展方向的業務,盡快實現主營業務向清潔低碳領域轉型,持續做強做優,增強核心競爭力。強化經營管理。管理上要更加規范,消除短板,嚴控成本,實現企業發展從粗放向精益的轉變;投資上要精準、精細,力爭“花小錢、辦大事”,提升投資效率效益,確保資產保值增值。拓展國際市場。國際化發展是大勢所趨,如法國電力公司、意大利電力公司國際業務收入占營業總收入的比重分別達41%、49%,相比之下,我國電力企業國際化還處于起步階段,必須堅定不移走國際化道路,加大力度開拓國際市場,用好國際資源,在全球特別是“一帶一路”國家推進基礎設施、產能、金融等多領域、多層次合作,打造新的增長點。

  二要強化創新引領。面對新形勢,我們應進一步增強創新意識,積極推動技術裝備和商業模式創新,搶占制高點。技術裝備方面,重點加快研發低風速陸上風機、超大型海上風機和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的光伏材料,提高新能源發電效率;加快第四代核電和受控核聚變技術研發;加快推進特高壓柔性直流輸電、大容量海底電纜等重點技術裝備研究攻關,滿足新能源更大規?;慵臚饉托枰?加快鋰空氣電池、石墨烯電池等電化學儲能技術研發,進一步降低成本、提升效率和使用壽命。商業模式方面,重點要把握新一輪信息技術變革機遇,推動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移動互聯、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通信技術與電力系統深度融合,提高電力系統運行效率和效益;抓住能源、信息、交通“三網融合”發展趨勢,促進通道共享、設施共用、終端共建和功能集成,大力開展綜合能源服務、電動汽車充放電、電子商務、氫能等領域創新,積極培育新產業、新業態和新商業模式,推動傳統電力企業向現代綜合能源服務商轉型。

  三要加強隊伍建設。推動電力行業轉型創新,關鍵要充分調動廣大職工的積極性和主動性。要健全完善用人機制,鼓勵員工干事創業、創新創效。要注重人才培養,大力培育專家型、復合型高水平人才,打造一支具有國際視野、創新能力強、綜合素質高的一流人才隊伍。要加強培育優秀行業文化,大力弘揚“工匠精神”,激勵引導廣大員工干一行、愛一行、精一行,形成愛崗敬業、創先爭優的良好氛圍。

  八、關于電力改革

  中發9號文明確了“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的改革總體思路,確定了“三放開、一獨立、三強化”的改革路徑,對電力行業發展、體制機制、市場格局、效益效率、安全服務等各方面帶來深刻影響。近年來,電力改革出現市場主體多元化、利益訴求多樣化的新趨勢,協調的復雜性大大增加,有許多重要問題需要進一步深入研究。當前一個突出矛盾是省間壁壘嚴重,有的省份寧可用本地煤電也不愿用外來清潔發電,甚至限制和干預省間電力交易。這也是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清潔能源放空、煤電晝夜運轉”問題的癥結所在。目前,由于省間壁壘造成的棄電量占總棄電量的40%以上。進一步深化電力改革,要抓住三個關鍵:

  一要加快建設全國統一電力市場。加強頂層設計,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構建統一開放、高效運轉的電力市場體系。重點完善與全國電力市場相適應的交易機制,逐步統一省間電力交易規則,促進跨區跨省直接交易,打破省間壁壘和市場分割,更好發揮“大電網、大市場”作用。同時,研究推動電力市場與碳交易市場深度融合,構建電碳綜合市場,發揮市場高效配置資源優勢,實現碳減排與能源轉型協同推進。

  二要推動形成科學的電價機制。加快完善一次能源價格、上網電價、銷售電價之間的聯動機制,使電價真正反映能源供應的合理成本、供求關系、資源狀況和生態環境治理成本,促進能源電力在全國范圍優化配置。結合電價改革進程,妥善解決電價交叉補貼問題。

  三要穩妥推進增量配電改革試點。目前,國家發改委、能源局已批復前三批試點項目320個。2018年12月,啟動了第四批增量配電試點項目申報工作。推進增量配電改革,需要統籌處理好電網安全運行、優質服務、降低成本的關系,堅持配電網統一規劃、統一標準、統一調度,促進輸配電網協同發展、安全運營,避免電網“碎片化”。

  九、關于全球能源互聯網

  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是習近平總書記從推動能源“四個革命、一個合作”、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全局高度提出的重大倡議,是中央的一項重大決策部署,為我國能源電力行業指明了發展方向。全球能源互聯網涉及電源、電網、電建、電工裝備和電力科研等各領域,與每個電力企業都緊密相關,決不僅是合作組織的工作,也不僅是電網企業、發電企業的任務。貫徹落實好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加快建設全球能源互聯網,是整個電力行業共同的政治責任和重要使命,是踐行“四個意識”,講政治、講大局的體現,也將為電力行業和企業帶來重大發展機遇和廣闊發展空間。廣大電力企業要加強學習、提高認識,準確把握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的重大意義,更加自覺主動參與和推動全球能源互聯網事業發展。

  一是引領世界可持續發展的必由之路。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加快“兩個替代、一個提高、一個回歸”,能夠有效減少全球碳排放,實現本世紀末全球溫升控制在2℃以內目標;能夠大幅減少化石能源利用造成的廢棄物排放和水土污染,全面改善生態環境;能夠讓人人享有現代可持續能源,實現包容增長與共同繁榮,為解決全球資源匱乏、氣候變化、環境污染和健康貧困等問題,提供了技術先進、經濟高效、現實可行、利于推廣的“中國方案”。

  二是貫徹落實國家重大戰略的必然要求。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內容,是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的重要實踐,將助力打造綠色低碳、互聯互通、互惠共贏的能源共同體,搭建“一帶一路”國家能源合作新平臺,促進南南合作、南北合作,實現各國資源共享、協同發展,進一步提升我國的國際影響力,服務我國政治、經濟、外交大局。

  三是實現電力行業和企業高質量發展的重大機遇。當前我國電力企業普遍面臨經營壓力和發展困難,拓展業務布局、實現提質增效是破解問題的關鍵。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將有力促進電力企業聯合、優勢互補,變“單打獨斗”為“抱團出?!?,合作開發重大項目、開拓海外市場,打造新的效益增長點,為電力企業可持續發展開辟了新道路。

  三年多來,在各方大力支持下,合作組織大力推進理念傳播、規劃研究、國際合作和項目實施,推動全球能源互聯網“中國倡議”走向世界。合作組織會員達到635家,涵蓋五大洲93個國家(地區),合作伙伴覆蓋全球主要國際組織和80多個國家的政府、企業、機構、高校;面向全球發布了全球能源互聯網骨干網架、發展指數、技術裝備、標準體系以及非洲、東南亞、東北亞能源互聯網規劃等有重要影響力的創新成果,為全球能源互聯網建設提供了頂層設計和行動路線圖;結合非洲、東南亞、中南美洲等地區實際情況,創新提出“電-礦-冶-工-貿”聯動發展模式,依托資源優勢,打造電力、采礦、冶金、工業、貿易等協同發展的產業鏈,有效破解這些地區重大項目建設長期面臨的有資源、無市場、融資難、啟動難困局,為可持續發展提供了一攬子解決方案。

  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總體可按國內互聯、洲內互聯、全球互聯三個階段推進。2025年,全面加強各國能源互聯網建設,跨國聯網實現重要突破;2035年,基本實現各大洲洲內電網互聯,亞洲、歐洲、非洲率先實現跨洲聯網;2050年,基本建成全球能源互聯網。目前,全球能源互聯網建設已進入戰略實施的關鍵期。為加快推動項目實施,合作組織成立了全球能源互聯網大學和智庫聯盟,正在籌建全球能源互聯網電力、裝備、金融聯盟以及非洲、阿拉伯國家能源互聯網可持續發展聯盟,凝聚各方力量。希望廣大電力企業把握機遇,積極加入聯盟,共同推動全球能源互聯網建設。要將全球能源互聯網作為企業發展的戰略重點和自覺行動,在全球能源互聯網規劃研究、技術研發、標準制定、裝備制造、項目推進等方面加快搶占制高點。要結合“一帶一路”建設,積極推進我國與周邊國家以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電網互聯項目;圍繞中非、中阿、中拉合作,以“電-礦-冶-工-貿”聯動發展為抓手,積極參與和推動非洲、阿拉伯國家、中南美洲等地區能源互聯網建設。要利用好合作組織及全球能源互聯網各個聯盟平臺,加強資源共享、需求對接和項目合作,在全球能源互聯網建設中發揮更大作用。

關鍵詞: 區塊鏈, 劉振亞,能源,電力
相關新聞:
查看更多>>圖片新聞遵化人才網膠南信息港電力人才網

主辦單位:中國電力發展促進會  網站運營:北京中電創智科技有限公司    國網信通億力科技有限責任公司  銷售熱線:400-007-1585
項目合作:400-007-1585 投稿:63413737 傳真:010-58689040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 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 》編號:京ICP證140522號 京ICP備14013100號 京公安備11010602010147號

河北20选5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劉振亞:我國能源電力轉型與高質量發展

發布時間:2019-04-18   來源:電力網

河北20选5开奖顺序出球 www.jnxgo.icu   4月18日,中電聯2019年第一次理事長會議暨2019年經濟形勢與電力發展研討會在北京召開。

  全球能源互聯網發展合作組織主席、中國電力企業聯合會理事長、瑞典皇家工程科學院院士、英國皇家工程院院士劉振亞在此次會議上發表了題為《深入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推動我國能源電力轉型與高質量發展》演講,他從九個方面闡述了世界和中國能源電力未來發展形勢: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70年來,我國電力行業艱苦奮斗、開拓進取,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巨大成就。2018年底,全國發電裝機容量、年發電量達到19億千瓦、7萬億千瓦時,其中水電、風電、太陽能發電裝機分別達3.5億、1.8億、1.7億千瓦,均居世界第一;全國35千伏及以上電壓等級輸電線路長度、變電容量達196萬公里、62億千伏安,電網電壓從交流220千伏升級到交流1000千伏和直流±1100千伏,建成了世界上規模最大、配置能力最強的特高壓交直流混合電網,實現了“戶戶通電”和除臺灣外全國電力聯網;攻克了特高壓輸變電、超超臨界機組、“華龍一號”三代核電等一批世界領先的核心技術與裝備;電力行業總資產超過14萬億元,12家電力企業進入財富世界500強,國際業務遍布全球五大洲,境外總資產突破2000億美元。總體看,我國電力工業在起步晚、底子薄的情況下,攻堅克難、持續創新,實現了從小到大、從弱到強、從追趕到引領的巨大飛躍,有力支撐了建國以來年均8.3%的經濟增長,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

  取得巨大成績的同時,我國電力行業多年來也積累了一些深層次問題。在發展上,電源與電網、交流與直流、輸電與配電發展不協調等問題突出,清潔能源發展長期面臨棄水、棄風、棄光等挑戰,嚴重制約電力行業安全發展、清潔發展和高質量發展。在經營上,受宏觀經濟、電價政策、環境治理等影響,電力企業經營發展形勢嚴峻,一些企業反映“日子不好過”,“過緊日子”將成為常態。面對新形勢、新挑戰,有必要對能源電力發展進行前瞻性、系統性思考研究,進一步解放思想,把握大勢,科學謀劃,主動作為,推動我國電力行業高質量發展,為服務“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作出更大貢獻。

  一、關于能源轉型

  世界能源發展正處于百年未有的大變革時代。工業革命以來,化石能源的大規??⒗?,有力推動了人類文明進步,也帶來資源匱乏、環境污染、氣候變化、健康貧困等突出問題。推動世界能源轉型,是實現全人類可持續發展的必由之路。

  習近平總書記站在中國和全人類高度,提出推動能源“四個革命、一個合作”重要指示和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中國倡議”。2017年4月18日,習近平總書記對穩步推進國內能源互聯網建設,搶占全球能源互聯網構建的制高點作出重要批示;5月14日,在首屆“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上,習近平總書記再次強調:“要抓住新一輪能源結構調整和能源技術變革趨勢,建設全球能源互聯網,實現綠色低碳發展”。習近平總書記的重要批示和講話,是對我國和世界能源電力發展的戰略謀劃和深刻洞察,為我國和世界能源轉型指明了方向,提供了根本遵循。從我國和世界看,能源轉型主要體現為以下趨勢和特征:

  一是能源格局向清潔主導、電為中心轉變。在能源供給側實施清潔替代,能源消費側實施電能替代,形成清潔主導、電為中心的能源格局,是世界能源轉型的大勢所趨。近年來,世界清潔發展步伐加快,2017年全球新增發電量中可再生能源發電量占比達70%,德國、法國、英國、印度等多國都出臺了限制煤電、停售燃油車等政策。隨著技術進步和規?;⒄?,全球陸上風電、光伏發電的競爭力將在2025年前全面超過化石能源。預計到2050年,全球清潔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超過70%;清潔能源發電裝機達220億千瓦,占總裝機比重達80%以上;全球用電量超過60萬億千瓦時,人均年用電量將達到6200千瓦時。

  二是能源系統向全球互聯互通發展。煤炭、石油、天然氣都經歷了由點對點供應向區域配置、跨國配置的發展歷程。隨著能源格局向清潔主導、電為中心轉變,電網將成為未來能源配置的主要平臺。全球清潔能源資源與電力需求分布不均衡,風電、太陽能發電具有隨機性、波動性,決定了必須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實現清潔能源跨國、跨區、跨洲和全球優化配置。當前,全球許多國家和地區都在加快電網互聯,歐盟出臺措施加強成員國聯網,非洲、阿拉伯國家、東南亞等地區電力互聯正在加快推進。未來,全球電網互聯方式將發生重大轉變,輸電規模越來越大,輸送距離越來越遠,跨國跨洲聯網將從現在的“手拉手”變成“心連心”,從目前小功率交換、余缺互濟為主,向大容量輸電、大型能源基地向負荷中心直送直供轉變,在促進清潔發展、實現資源大范圍優化配置、保障電力供應等方面發揮更為重要的作用。

  三是能源產業向優質高效升級。以清潔主導、電為中心的能源轉型,將有力推動能源產業從以化石能源為中心的產業集群向以清潔能源和電力為中心的產業集群轉變,新材料、新能源、儲能、電動汽車、高效用電設備等綠色低碳產業比重將大幅增加,帶動上下游產業轉型升級。特別是電作為優質高效的能源,產生的經濟價值相當于等當量煤炭的17.3倍、石油的3.2倍,電能占終端能源比重每提高1個百分點,我國能源強度下降3.7%。隨著產業升級和電氣化進程加速,能效水平將大幅提升,單位GDP能耗明顯降低,將有力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

  四是能源技術向融合集成發展。融合集成是能源技術發展的重要趨勢。一方面,高效清潔發電、先進輸變電(特高壓、柔性直流、超導輸電等)、大電網運行控制、儲能等電力技術不斷創新突破。另一方面,能源電力將與人工智能、大數據、物聯網、5G等現代信息通信技術和控制技術深度融合,打造具有高度可控性、靈活性的智慧能源系統,實現多能互補、智能互動,滿足用戶各種用能需求,推動新一輪能源革命和世界經濟轉型。

  認真學習領會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能源發展的重要指示精神,結合對中國和世界能源發展的思考與研究,我深切體會到: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加快能源綠色低碳轉型,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客觀規律。作為能源電力工作者,必須跳出本行業、本專業、本崗位的傳統思維和專業偏好,勇于自我革命、創新突破,站在全球能源轉型大格局中思考問題、謀劃發展,積極支持和推動世界與中國能源轉型。

  推動世界能源轉型,就是要建設全球能源互聯網。全球能源互聯網的實質是“智能電網+特高壓電網+清潔能源”,是清潔能源大規???、大范圍配置、高效利用的重要平臺。要凝聚各方力量,加快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推動實施“兩個替代、一個提高、一個回歸”(即實施清潔替代和電能替代,大幅提高電氣化水平,讓化石能源回歸原材料屬性),打造綠色低碳、互聯互通、共建共享的能源共同體,促進實現人類可持續發展。

  推動中國能源轉型,就是要建設中國能源互聯網。中國能源互聯網是全球能源互聯網的重要組成部分。要以習近平總書記關于能源“四個革命、一個合作”、“穩步推進國內能源互聯網建設”為指導,遵循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發展理念,強化創新驅動,加快我國清潔能源開發、能源結構調整和優化布局,加快建設以特高壓電網為骨干網架、各級電網協調發展的堅強智能電網,大幅提升電力系統安全運行水平和電力行業效率效益,為我國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堅強保障。

  以全球能源互聯網、中國能源互聯網建設推動世界和中國能源轉型,是能源電力行業貫徹落實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的必然要求,是解決全球資源、環境、氣候、貧困、健康等問題,實現人類永續發展的根本途徑,是推動我國能源電力可持續健康發展的必由之路,我們必須牢牢把握、始終堅持。

  二、關于電力需求

  電力行業作為關系國民經濟命脈的支柱產業,保障電力充足可靠供應,是行業發展的長期任務。2018年,全社會用電量達6.8萬億千瓦時,同比增長8.5%,其中電能替代貢獻了全國新增用電量的30%?!笆濉鼻叭曖玫緦磕昃齔?.7%,高于3.6%~4.8%的規劃預期。

  未來電力需求還將持續較快增長。我國總體還處于工業化中后期和城鎮化快速推進期,為實現“兩個一百年”奮斗目標,預計未來三十年我國經濟將保持中高速增長,年均增速在4.5%~6.5%區間。在相同發展階段,美國、日本、韓國等國家電力消費彈性系數一般超過1,電力需求增速超過GDP增速。2018年,我國電氣化率為21%,人均用電量接近5000千瓦時,僅為OECD國家的60%左右。隨著城鎮化、電氣化進程的加快推進,特別是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和電能替代全面提速,未來較長時期內我國電力需求將保持較快增長。綜合考慮需求增長和能效提升等因素,預計2030年,我國電氣化率、全社會用電量將分別達到31%、10.4萬億千瓦時;2050年,我國電氣化率、全社會用電量將分別達到52%、14萬億千瓦時。

  東中部地區在較長時期內仍將是我國電力消費的主要地區。東中部地區經濟體量大,人口和產業集中,在當前和今后較長時間內,用電需求在全國繼續占有較高比例。2018年,東中部用電量及新增用電量分別占全國的67%和60%。預計到2050年東中部用電量占全國的比重仍將保持在60%以上。

  未來電力需求主要靠清潔能源滿足。我國煤電裝機規模大,為加快碳減排,實現應對氣候變化承諾,我國需要退出的煤電規模超過世界上任何一個國家。必須加快發展清潔能源,既要滿足未來電力需求的“增量”,又要彌補煤電退出的“存量”缺口。從資源總量看,我國清潔能源資源豐富,水電、風電、太陽能發電技術可開發量分別超過6.6億、35億、55億千瓦,能夠滿足需求。從發展速度看,近兩年,全球將近一半的新增新能源裝機在我國,2018年我國近一半的新增電力需求由清潔能源供應。隨著技術進步和成本持續下降,未來清潔能源發展將進一步加快。預計2030、2050年,我國電力總裝機分別達到34億、60億千瓦,其中清潔能源裝機分別為20億、51億千瓦。

  三、關于清潔能源

  新世紀以來,我國清潔能源發展走在了世界前列,光伏發電、風電裝機容量和增速領跑全球。截至2018年底,我國清潔能源發電裝機為7.5億千瓦,占總裝機比重40%。但要認識到,實現碳減排目標,打贏污染防治攻堅戰,根本解決我國生態環境問題,清潔發展的速度、規模和質量仍有待提高。

  目前,我國水能、風能、太陽能資源開發率為53%、5.1%、3.1%,發電量占比為25%(其中水電17.6%、風電5.2%、太陽能發電2.5%),清潔能源開發力度仍需繼續加大。受當地用電市場有限、跨區電網建設滯后、省間壁壘嚴重、市場交易機制不完善等諸多因素影響,我國“三棄”形勢依然嚴峻,2018年全國“三棄”電量超過1000億千瓦時。缺乏統籌規劃和統一電力市場,清潔能源發展與電網建設不協調,是“三棄”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的最重要原因。

  加快清潔能源大規??⒑透咝Ю?,解決“三棄”難題,關鍵要統籌開展電源電網發展規劃,建設中國能源互聯網,建立有利于清潔能源發展的大平臺、大市場,切實解決好開發和消納問題。力爭到2030、2050年,清潔能源發電裝機占比分別達到59%、86%,發電量占比分別達到48%、83%;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分別達到23%、59%。

  一要加快大型清潔能源基地開發。水電以四川、云南、青海和西藏為重點,加快建設金沙江下游、大渡河、雅礱江等水電基地;積極推進金沙江上游、藏東南“西電東送”接續能源基地建設。到2030、2050年全國常規水電裝機分別達到4.5億、5.6億千瓦。風電建設新疆、西藏、甘肅、內蒙古、河北、吉林、黑龍江,以及山東、江蘇、福建、廣東沿海等大型風電基地,到2030、2050年全國集中式風電裝機分別超過5億、17億千瓦。我國海上風電度電成本是西部北部風電輸送到東中部落地電價的1.5倍以上,需要統籌資源和成本,適度有序開發,不要一哄而上。太陽能發電建設新疆、西藏、青海、甘肅、內蒙古、寧夏等大型太陽能發電基地。到2030、2050年全國集中式太陽能發電裝機分別超過5億、19億千瓦。

  二要因地制宜推動分布式電源開發。分布式電源就地取能、分散靈活、靠近用電地區,是我國能源供應的重要補充。但同時也面臨資源總量有限、資源品質較差等問題,我國東中部分散式風電、分布式光伏單位裝機年發電量分別為西部北部地區的70%和60%左右。隨著分布式電源規模擴大和占比提高,供電可靠性問題也將凸顯,需要依托大電網,實現電力能上能下、多送少補、平抑波動。綜合考慮資源稟賦和技術經濟性,我國清潔能源開發需要堅持集中式和分布式并舉,結合各地實際因地制宜建設小水電、小風電和小光伏,并依托大電網實現分布式電源高效利用。

  三要安全高效發展核電。核電是清潔能源,但福島核事故后,核電安全越發受到各國政府和社會公眾關注,德國、意大利、瑞士等國紛紛宣布棄核,法國也將大幅減少核電比重。英國2座由日本企業投資的核電站因經濟性原因停建。歐盟近期將核能投資認定為非綠色投資,對歐洲核電發展將產生直接影響。為提高安全性,第三代核電機組較二代建造成本增加45%~80%,與風電、光伏發電相比經濟性將顯著下降。2018年底,我國核電裝機4466萬千瓦,居世界第三;在建機組11臺,裝機容量1218萬千瓦,占全球在建裝機規模22%,居世界第一。我國核電發展,在加快前沿技術創新,搶占制高點的同時,要統籌兼顧安全性和經濟性,推動核電實現安全高效可持續發展。

  四要有序發展燃氣發電。燃氣機組啟???、運行靈活,可為清潔能源、負荷波動等提供靈活調節。我國天然氣儲量有限,目前天然氣對外依存度超過45%;燃氣發電成本遠高于煤電,僅燃料成本就接近0.5元/千瓦時;燃氣發電同樣排放二氧化碳,每燃燒1噸標準煤當量的天然氣,排放1.65噸二氧化碳,相當于等熱當量煤炭排放二氧化碳的60%。2018年,我國燃氣裝機容量8330萬千瓦,年平均利用小時數2680小時,遠高于西班牙燃氣發電的年均利用小時數(1580小時),燃氣發電年排放二氧化碳約1億噸。綜合考慮氣源條件、發電成本和碳減排,我國燃氣發電應以調峰電站為主。

  四、關于煤電發展

  煤炭是我國最重要的化石能源,剩余探明儲量2440億噸,按目前開發強度只能開采38年。用好煤炭資源、發揮煤炭作用,對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實現可持續發展至關重要。發電是煤炭集約高效使用的最主要方式。目前,我國煤電裝機10億千瓦,占全國總裝機53%。今后較長一段時期煤電仍是我國的主力電源,但也面臨碳排放、環境、成本等諸多約束:

  一是碳減排和污染防治任務艱巨。燃煤發電排放大量二氧化碳和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煙塵等污染物,給我國碳減排和環境治理帶來巨大壓力。在碳減排方面,我國對世界作出莊重承諾:二氧化碳排放2030年左右達到峰值并爭取盡早達峰;2030年,單位GDP二氧化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60%~65%,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費比重達到20%左右。煤炭產生的二氧化碳占全社會總排放量的80%,其中電煤燃燒排放占總排放量的43%,“控煤”是實現碳減排關鍵,限制發電用煤是必然趨勢。采用碳捕捉與碳封存方式,解決煤電碳排放問題,技術還不成熟,而且投資大、運行費用高,不經濟。在環境治理方面,長期以來我國環境污染問題突出,特別是東中部地區霧霾、酸雨嚴重。2017年長三角、京津冀、珠三角地區的平均霾日數分別為53.3天、42.3天和17.9天。為治理污染排放,近年來我國電力行業在常規脫硫、脫硝和除塵等環保措施基礎上,對7億千瓦以上的煤電裝機實施了超低排放改造,取得了積極成效,但也付出代價。僅環保治理,煤電度電成本平均增加約5分錢,按2018年全國煤電發電量4.5萬億千瓦時計算,燃煤發電企業每年多付出成本超過2000億元,目前國家在電價中補貼約3.7分錢/千瓦時,也顯著增加了全社會用能成本。

  二是煤電布局不合理。2015年以來,東中部新增煤電裝機9600萬千瓦,占同期全國新增煤電裝機的61%,目前東中部煤電裝機總量6.2億千瓦,占全國煤電總裝機的62%。長江沿岸平均每30公里就建有一座發電廠,南京到鎮江平均每10公里就建有一座發電廠。東中部地區煤炭資源有限,探明儲量僅占全國的12.6%,需要大量從區外遠距離運煤,既不經濟,也不環保。煤炭經鐵路、公路、港口長途運輸和堆放,還造成污染。另一方面,東中部地區土地資源緊張,環境污染嚴重。東中部單位國土面積的二氧化硫排放量為西部的5.2倍,全國100多個重酸雨城市主要集中在東中部。遠距離輸煤,在東中部建電廠,將進一步加劇煤電運、環境、用地等矛盾。打贏藍天保衛戰、建設美麗中國,優化全國煤電布局,壓降東中部煤電勢在必行。但從目前看,東中部煤電遠遠沒有得到有效控制。

  三是煤電競爭力日益下降。成本低是煤電的重要優勢,但隨著技術進步和規?;⒄?,風電、光伏發電經濟性快速提升,煤電將失去低成本優勢。2018年我國風電、光伏發電平均度電成本分別降至0.35~0.46元、0.42~0.62元,已接近西部北部煤電脫硫標桿上網電價。由三峽集團等投資建設并于2018年底并網的青海格爾木光伏項目平均電價0.316元/千瓦時,低于青?;鸕綾旮說緙?.325元/千瓦時。國家電力投資集團烏蘭察布風電基地600萬千瓦示范項目,是國內首個風電平價上網項目,不需要國家補貼。若計及碳減排成本,煤電的經濟性將會更差。

  “人無遠慮,必有近憂”,煤電的發展已經面臨多方面、根本性的挑戰,需要我們認真研究、反思,找出切實可行的轉型之道。解決煤電發展問題,是電力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點,關鍵要控制總量、優化布局、轉變功能,為清潔能源發展騰出空間,促進能源結構由化石能源為主向清潔能源為主轉變。

  一要嚴控新增規模。從世界范圍看,主動棄煤的國家不斷增加。除波蘭和希臘外,歐盟各國承諾2020年以后不再新建燃煤電廠;西班牙、法國、英國、加拿大分別計劃2020年、2021年、2025年、2030年前關閉燃煤電廠。為兌現國家碳減排承諾,實現本世紀末全球溫升控制在2℃目標,我國承擔了巨大的碳減排壓力,必須加快壓降新增煤電規模,確保煤電裝機2020年控制在11億千瓦以內,2025年前后達峰(12.5億千瓦),2035年后不再新建燃煤電廠(機組),2050年降至6億千瓦左右,比當前減少4億千瓦。

  二要優化煤電布局。下大決心嚴格控制東中部煤電規模,2022年后,東中部地區不再新建煤電,新增煤電全部布局到西部和北部地區,建設大型煤電基地,通過大電網將煤電與風電、太陽能發電打捆輸送至東中部地區。到2030年,東中部煤電占全國的比重從2015年的65%下降至50%左右,新增電力需求主要由區外送入。

  三要提高煤電調節能力。從世界范圍看,煤電正逐步向調節性電源轉型。2018年4月30日,德國實現全天64%的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大部分火力發電廠當天停運,僅保留部分機組作為調節電源使用。隨著清潔能源快速發展,煤電向調節性電源轉型的速度將比預期更快。我國應加大煤電靈活性改造力度,加快實施煤電機組調峰能力提升工程,推動存量煤電逐步由電量型向電力型轉變。

  五、關于電網發展

  加快清潔能源發展、優化煤電布局、滿足電力需求,歸根結底需要堅強電網作為支撐和保障。目前,與實現上述目標相比,我國電網發展還存在比較突出的問題。

  一是電源電網發展不協調。廠網分開后,我國電源和電網發展缺乏統籌規劃,導致電源開發、電網發展不配套、不協調。如哈密-鄭州、酒泉-湖南、錫盟-泰州等多條特高壓直流工程,由于配套電源未能落實,影響了工程效果和投資經濟性;西南、“三北”等地區由于外送輸電工程建設滯后,造成“三棄”問題嚴重,制約了清潔能源的大規模發展。

  二是交直流發展不協調。目前,我國已建成“八交十四直”22個特高壓工程,在建“六交三直”9個特高壓工程,特高壓直流發展相對較快,特高壓交流骨干網架發展嚴重滯后,長期處于500千伏向1000千伏發展的過渡期,“強直弱交”問題突出,使得一些特高壓直流工程實際輸送功率遠低于設計值,造成很大浪費。

  三是電網智能化水平亟待提升。隨著新能源的大規模并網和對節能降耗、電能質量要求的不斷提升,電網發展需要統籌協調集中式與分布式發電、傳統能源與新能源、電力需求側管理與多樣化用電服務等,電網的靈活適應能力和互動性亟需提高。

  展望未來,隨著我國電力需求增長和能源轉型,現有電網受網架結構、短路電流、調節能力等制約,無法適應未來清潔能源大規模接入、大范圍配置、靈活調節的需要,必須立足長遠發展,加快建設“目標清晰、布局科學、結構合理、智能高效”的中國能源互聯網。

  一要大幅提升電網配置清潔能源能力。我國水能主要集中在西南地區,風能、太陽能集中在“三北”(西北、東北、華北北部)地區,距離東中部主要用電地區1000至4000公里。從目前情況看,電力大范圍配置能力嚴重不足。2018年,“三北”地區電力外送能力僅為5900萬千瓦,只有該地區水、風、光裝機總容量的26%,同時還要承擔煤電外送任務,無法滿足清潔能源外送需要。相比之下,丹麥與挪威、瑞典等國間的聯網容量為800萬千瓦,是丹麥風電裝機的1.6倍;葡萄牙與西班牙電力交換能力310萬千瓦,相當于葡萄牙風電裝機容量的65%,這是歐洲國家棄風少、消納水平高的重要原因。要實現我國清潔能源大規??⒑拖?,必須堅持“建設大基地、融入大電網、建立大市場”的發展方向,加快清潔能源外送通道建設,全面提升跨區電力交換能力。

  二要加快建設東部、西部同步電網。擴大同步電網規模是世界電網發展的大趨勢,北美、歐洲大陸已形成大規模同步電網,印度也在2013年實現了765千伏交流全國聯網。構建中國能源互聯網,要把握世界電網發展規律,破除局部平衡思想,加強統一規劃,在我國東部、西部分別建設以特高壓為骨干網架的能源電力優化配置平臺,形成東部、西部兩個同步電網。東部電網包括東北電網、華北電網、華中電網、華東電網和南方東部電網(廣東、廣西、海南);西部電網包括西北電網、西南電網(川渝藏)和南方西部電網(云南、貴州)。未來,東部電網將與東北亞地區(蒙古、俄羅斯遠東、朝鮮、韓國、日本)聯網,西部電網將與東南亞、南亞、中亞、西亞聯網,最終形成“西電東送、北電南供、多能互補、跨國互聯”的能源格局,滿足經濟社會發展和人民生活用電需求,并在亞洲能源互聯網建設中發揮重要作用。

  三要實現各級電網協調發展。加快構建1000千伏交流主網架,提高電網配置能力和安全水平;優化750千伏、500千伏電網結構,實現合理分區和可靠運行;擴大220千伏、330千伏電網覆蓋范圍,總體形成送、受端結構清晰,各級電網有機銜接,交、直流協調發展的電網格局。

  四要加快智慧電網建設。推動先進信息通訊技術與電力系統深度融合,構建智能互動、開放共享、經濟高效、安全可控的現代電力服務平臺,提升電網運行的靈活性、互動性和可靠性,滿足各類分布式發電、用電設施接入以及用戶多元化需求。

  六、關于電力安全

  安全是電力行業的生命線。這些年我國電力系統一直保持安全穩定運行,是目前世界唯一沒有發生大面積停電事故的特大型電力系統。但我國電力系統安全形勢依然嚴峻,發生大面積停電風險始終存在。

  一是風電、光伏大規模發展帶來新挑戰。目前,我國風電、光伏發電裝機總量達到3.5億千瓦。風電、光伏發電具有很強的隨機性和波動性,大規模集中并網,對電網的適應性和調頻調壓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二是電網安全運行風險日益突出。近年來,我國電網“強直弱交”問題嚴峻,直流雙極閉鎖等故障帶來的安全隱患突出,“強直弱交”成為當前影響我國電網安全的重大風險。另一方面,分布式電源、微電網、智能用電、電動汽車、儲能快速發展,配電網從無源網成為有源網,潮流由單向變為雙向、多向,電網運行控制更加復雜。

  三是電力建設安全形勢依然嚴峻。2018年,我國發生電力建設人身傷亡事故18起,同比增加38%,暴露出個別單位安全基礎不牢、安全管理松懈、事故防范不到位等問題,需要引起高度重視。

  四是網絡信息安全環境日趨復雜。近年來,電力系統成為“網絡攻擊”的新目標。2015年,烏克蘭電力系統遭到惡意軟件攻擊,引發大規模停電;今年3月,委內瑞拉電力系統接連遭受襲擊,包括首都加拉加斯在內的2/3以上國土面積發生停電。

  電力安全事關國家安全。當前是我國電力行業加快改革發展的關鍵時期,必須高度重視電力系統安全問題,多措并舉保安全。要夯實安全基礎。加快抽水蓄能和電化學儲能電站建設,根據需要積極應用調相機等設備,增強電網動態調節能力,提高清潔能源大規模接入的適應性;加快推進特高壓交流網架建設,盡快解決“強直弱交”問題,消除電網薄弱環節;加強電力系統重要設備、重要場所、重要通道、重要時段的運維管理和安全防護,確保電力可靠供應,萬無一失;加強施工現場安全管理,確保人員安全,杜絕發生重特大安全事故。要加快技術突破。構建大電網安全綜合防御體系,采用新技術、新裝備,提高系統安全穩定水平;加強虛擬同步機等新能源發電并網關鍵技術研究與應用,提高系統穩定控制能力和靈活調節水平;強化電力系統信息安全防控,有效防范“網絡攻擊”。要堅持團結治網。營造全行業、全社會共同關心維護電力安全的良好氛圍,加強發電企業、電網企業和用戶合作,健全安全防控體系,提升安全水平。

  七、關于創新發展

  近年來,電力企業經營形勢日趨嚴峻。一是利潤增速下滑。2018年,全國一般工商業電價平均降低10%;受煤炭去產能等影響,全國發電行業電煤采購成本同比提高500億元左右。成本和收入的一升一降,導致電力企業利潤受到雙向擠壓,全國近一半火電企業出現虧損,電網企業利潤下滑。二是投資能力下降。在國家“去杠桿”等政策影響下,電力企業投資能力受限。2015年~2018年,全國電源建設投資分別為3936億、3408億、2900億、2721億元,呈逐年下降趨勢。三是電建和裝備市場形勢嚴峻。在國內電力投資趨緊,特別是電源建設市場規模逐年萎縮情況下,電力建設和電工裝備制造企業普遍面臨巨大市場和經營壓力。

  2019年,預計全社會用電量增速比去年下降2~3個百分點;今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一般工商業平均電價再降10%,電力企業經營發展將面臨更大壓力。面對行業發展的新形勢、新情況,實現高質量發展,關鍵要轉型和創新。

  一要加快企業轉型。要緊緊圍繞能源轉型,找準企業發展方向,占據主動權,努力實現“彎道超車”;決不能消極被動,錯失機遇,甚至“彎道翻車”。優化核心業務?;萆斫√?、提質增效,大力推進清潔替代和電能替代,主動壓減盈利能力弱、不符合綠色清潔發展方向的業務,盡快實現主營業務向清潔低碳領域轉型,持續做強做優,增強核心競爭力。強化經營管理。管理上要更加規范,消除短板,嚴控成本,實現企業發展從粗放向精益的轉變;投資上要精準、精細,力爭“花小錢、辦大事”,提升投資效率效益,確保資產保值增值。拓展國際市場。國際化發展是大勢所趨,如法國電力公司、意大利電力公司國際業務收入占營業總收入的比重分別達41%、49%,相比之下,我國電力企業國際化還處于起步階段,必須堅定不移走國際化道路,加大力度開拓國際市場,用好國際資源,在全球特別是“一帶一路”國家推進基礎設施、產能、金融等多領域、多層次合作,打造新的增長點。

  二要強化創新引領。面對新形勢,我們應進一步增強創新意識,積極推動技術裝備和商業模式創新,搶占制高點。技術裝備方面,重點加快研發低風速陸上風機、超大型海上風機和效率更高、成本更低的光伏材料,提高新能源發電效率;加快第四代核電和受控核聚變技術研發;加快推進特高壓柔性直流輸電、大容量海底電纜等重點技術裝備研究攻關,滿足新能源更大規?;慵臚饉托枰?加快鋰空氣電池、石墨烯電池等電化學儲能技術研發,進一步降低成本、提升效率和使用壽命。商業模式方面,重點要把握新一輪信息技術變革機遇,推動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移動互聯、人工智能等現代信息通信技術與電力系統深度融合,提高電力系統運行效率和效益;抓住能源、信息、交通“三網融合”發展趨勢,促進通道共享、設施共用、終端共建和功能集成,大力開展綜合能源服務、電動汽車充放電、電子商務、氫能等領域創新,積極培育新產業、新業態和新商業模式,推動傳統電力企業向現代綜合能源服務商轉型。

  三要加強隊伍建設。推動電力行業轉型創新,關鍵要充分調動廣大職工的積極性和主動性。要健全完善用人機制,鼓勵員工干事創業、創新創效。要注重人才培養,大力培育專家型、復合型高水平人才,打造一支具有國際視野、創新能力強、綜合素質高的一流人才隊伍。要加強培育優秀行業文化,大力弘揚“工匠精神”,激勵引導廣大員工干一行、愛一行、精一行,形成愛崗敬業、創先爭優的良好氛圍。

  八、關于電力改革

  中發9號文明確了“管住中間、放開兩頭”的改革總體思路,確定了“三放開、一獨立、三強化”的改革路徑,對電力行業發展、體制機制、市場格局、效益效率、安全服務等各方面帶來深刻影響。近年來,電力改革出現市場主體多元化、利益訴求多樣化的新趨勢,協調的復雜性大大增加,有許多重要問題需要進一步深入研究。當前一個突出矛盾是省間壁壘嚴重,有的省份寧可用本地煤電也不愿用外來清潔發電,甚至限制和干預省間電力交易。這也是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的“清潔能源放空、煤電晝夜運轉”問題的癥結所在。目前,由于省間壁壘造成的棄電量占總棄電量的40%以上。進一步深化電力改革,要抓住三個關鍵:

  一要加快建設全國統一電力市場。加強頂層設計,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構建統一開放、高效運轉的電力市場體系。重點完善與全國電力市場相適應的交易機制,逐步統一省間電力交易規則,促進跨區跨省直接交易,打破省間壁壘和市場分割,更好發揮“大電網、大市場”作用。同時,研究推動電力市場與碳交易市場深度融合,構建電碳綜合市場,發揮市場高效配置資源優勢,實現碳減排與能源轉型協同推進。

  二要推動形成科學的電價機制。加快完善一次能源價格、上網電價、銷售電價之間的聯動機制,使電價真正反映能源供應的合理成本、供求關系、資源狀況和生態環境治理成本,促進能源電力在全國范圍優化配置。結合電價改革進程,妥善解決電價交叉補貼問題。

  三要穩妥推進增量配電改革試點。目前,國家發改委、能源局已批復前三批試點項目320個。2018年12月,啟動了第四批增量配電試點項目申報工作。推進增量配電改革,需要統籌處理好電網安全運行、優質服務、降低成本的關系,堅持配電網統一規劃、統一標準、統一調度,促進輸配電網協同發展、安全運營,避免電網“碎片化”。

  九、關于全球能源互聯網

  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是習近平總書記從推動能源“四個革命、一個合作”、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全局高度提出的重大倡議,是中央的一項重大決策部署,為我國能源電力行業指明了發展方向。全球能源互聯網涉及電源、電網、電建、電工裝備和電力科研等各領域,與每個電力企業都緊密相關,決不僅是合作組織的工作,也不僅是電網企業、發電企業的任務。貫徹落實好習近平總書記重要指示精神,加快建設全球能源互聯網,是整個電力行業共同的政治責任和重要使命,是踐行“四個意識”,講政治、講大局的體現,也將為電力行業和企業帶來重大發展機遇和廣闊發展空間。廣大電力企業要加強學習、提高認識,準確把握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的重大意義,更加自覺主動參與和推動全球能源互聯網事業發展。

  一是引領世界可持續發展的必由之路。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加快“兩個替代、一個提高、一個回歸”,能夠有效減少全球碳排放,實現本世紀末全球溫升控制在2℃以內目標;能夠大幅減少化石能源利用造成的廢棄物排放和水土污染,全面改善生態環境;能夠讓人人享有現代可持續能源,實現包容增長與共同繁榮,為解決全球資源匱乏、氣候變化、環境污染和健康貧困等問題,提供了技術先進、經濟高效、現實可行、利于推廣的“中國方案”。

  二是貫徹落實國家重大戰略的必然要求。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是“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內容,是推動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的重要實踐,將助力打造綠色低碳、互聯互通、互惠共贏的能源共同體,搭建“一帶一路”國家能源合作新平臺,促進南南合作、南北合作,實現各國資源共享、協同發展,進一步提升我國的國際影響力,服務我國政治、經濟、外交大局。

  三是實現電力行業和企業高質量發展的重大機遇。當前我國電力企業普遍面臨經營壓力和發展困難,拓展業務布局、實現提質增效是破解問題的關鍵。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將有力促進電力企業聯合、優勢互補,變“單打獨斗”為“抱團出?!?,合作開發重大項目、開拓海外市場,打造新的效益增長點,為電力企業可持續發展開辟了新道路。

  三年多來,在各方大力支持下,合作組織大力推進理念傳播、規劃研究、國際合作和項目實施,推動全球能源互聯網“中國倡議”走向世界。合作組織會員達到635家,涵蓋五大洲93個國家(地區),合作伙伴覆蓋全球主要國際組織和80多個國家的政府、企業、機構、高校;面向全球發布了全球能源互聯網骨干網架、發展指數、技術裝備、標準體系以及非洲、東南亞、東北亞能源互聯網規劃等有重要影響力的創新成果,為全球能源互聯網建設提供了頂層設計和行動路線圖;結合非洲、東南亞、中南美洲等地區實際情況,創新提出“電-礦-冶-工-貿”聯動發展模式,依托資源優勢,打造電力、采礦、冶金、工業、貿易等協同發展的產業鏈,有效破解這些地區重大項目建設長期面臨的有資源、無市場、融資難、啟動難困局,為可持續發展提供了一攬子解決方案。

  構建全球能源互聯網總體可按國內互聯、洲內互聯、全球互聯三個階段推進。2025年,全面加強各國能源互聯網建設,跨國聯網實現重要突破;2035年,基本實現各大洲洲內電網互聯,亞洲、歐洲、非洲率先實現跨洲聯網;2050年,基本建成全球能源互聯網。目前,全球能源互聯網建設已進入戰略實施的關鍵期。為加快推動項目實施,合作組織成立了全球能源互聯網大學和智庫聯盟,正在籌建全球能源互聯網電力、裝備、金融聯盟以及非洲、阿拉伯國家能源互聯網可持續發展聯盟,凝聚各方力量。希望廣大電力企業把握機遇,積極加入聯盟,共同推動全球能源互聯網建設。要將全球能源互聯網作為企業發展的戰略重點和自覺行動,在全球能源互聯網規劃研究、技術研發、標準制定、裝備制造、項目推進等方面加快搶占制高點。要結合“一帶一路”建設,積極推進我國與周邊國家以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電網互聯項目;圍繞中非、中阿、中拉合作,以“電-礦-冶-工-貿”聯動發展為抓手,積極參與和推動非洲、阿拉伯國家、中南美洲等地區能源互聯網建設。要利用好合作組織及全球能源互聯網各個聯盟平臺,加強資源共享、需求對接和項目合作,在全球能源互聯網建設中發揮更大作用。

      關鍵詞:電力, 劉振亞,能源,電力


稿件媒體合作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3737

廣告項目咨詢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我們竭誠為您服務!
  • 電話:010-63415404